红楼三美的自我实现之路

浏览2次 时间:2020年1月14日 14:36
  《红楼梦》是一部光景常新说不尽的伟大著作,它标 偏要摆出大小姐的孤傲来,实在让人讨厌。可是如果再看 志着我国古代小说所能达到的最高水平。著名红学家冯其 后文,我们会发现妙玉不独对刘姥姥如此,她对所有她认 庸先生认为:“《红楼梦》是中华五千年文化的最高综 为不洁净的东西或人都避而远之。就连宝玉叫人抬了水来 合。”它不仅内涵丰厚、规模宏阔、艺术手法高超,而且 给她洗地,她都再三嘱咐说“抬了水只搁在山门外头墙根 塑造出众多形象鲜明、个性独特的人物。这些人物身上既 下,别进门来”。可见她在意的其实未必是所谓的等级观 有被时代裹挟的共同烙印,也有因个体生存境遇的不同, 念,倒是“洁净”二字。若不以此为标准看妙玉,也就很 显现出的独特性格。妙玉、黛玉和尤三姐是《红楼梦》中 难解释为何她给宝钗、黛玉、宝玉喝的茶水和茶具都比奉 的三个重要女性,这三个女性虽然出身、境遇、个性迥然 与贾母的珍贵得多。但妙玉的洁净观还只是停留在器物、 相异,但她们都有对自身生命的追求和坚持,也最终以生 人品的尊贵上,而黛玉眼中的洁净却是不被世俗利欲虚假
  命为代价完成了自我实现。 污浊的心灵,她之所以钟情宝玉,并非因为宝玉相貌清
  一、三种性情,三种生命追求的态度 俊,更不因为他是贾家最受宠爱的子弟,而是因为宝玉心 妙玉和黛玉都出身于读书仕宦之家,同样饱读诗书、 地纯良、干净,未受追名逐利腐臭之气的侵蚀。宝玉曾把 聪颖美丽,自小都体弱多病,只是妙玉自幼便在庵中带发 北静王送他的香串转赠黛玉,黛玉却说:“什么臭男人拿 修行,后家道中落,一路随师父颠沛,渐渐养成孤僻乖张 过的,我不要。”黛玉眼里的洁净,不与权势、地位和财 之性。黛玉则幸运得多,虽自幼丧母,但父亲爱女如珍, 富相关,是一种自尊自爱和不受流俗污染的独立。她和妙 专门请老师教她读书,也不过分羁绊她,后来又得外祖母 玉,都能受到大观园的保护,对洁净的理解和追求就更偏 疼爱,与宝玉和诸姐妹亲厚,所以虽然敏感喜静,但却乖 重于品格和心灵。而大观园外的尤三姐,虽然也努力追求 巧伶俐,为众人疼爱。尤三姐却和二人不同,她母亲是东 洁净,但更被人关注的却是身体和行为。尤三姐并非贵族 府贾珍之妻尤氏的继母,虽不算贫门寒户,但也常需贾珍 小姐,她是否与贾氏子弟有私我们也没必要细加考证,但 接济。尤三姐姐妹长得风流标致,又不算深闺小姐,自然 她曾对姐姐说:“咱们金玉一般的人,白叫这两个现世宝 常常引得纨绔子弟觊觎调笑。那尤三姐见惯风月,对男人 玷污了去,也算无能。”当姐姐要为她安排终身,她便提 心理了如指掌,行为泼辣豪放,却自有一种温柔和顺女子 出,只能自己择定。“若凭你们拣择,虽是富比石崇,才
  没有的风情,让贾珍父子颇为垂涎。 过子建,貌比潘安的,我心里进不去,也白过了一世。” 《红楼梦》中常借诗词或平常事物隐喻人物命运,我 她择定五年前有一面之缘的柳湘莲,可能也并不因柳的俊 们不妨也借用庵内红梅、园中芙蕖、圃外玫瑰观照妙玉、 美,反而是看出了柳湘莲与贾珍等轻薄之流的不同,简而 黛玉、尤三姐个性。妙玉外冷内热,虽清修十余年,但终 言之,因为柳湘莲干净。择定柳湘莲之后,尤三姐非礼不 难断俗世之心。不仅随身带了家传的珍器玉玩,还与宝 动、非礼不言,安分守己、随分过活,一心盼望柳湘莲早 钗、黛玉、惜春等人为友,更对宝玉含情,可是她的生命 日回来完了终身大事。即便她之前有行为失当的地方,这 只如伸出庵墙的红梅,虽有寒冬和院墙无法阻隔的生机, 一番决心和行动也算得彻底地心灵洗涤。但在男权社会的 但身体只能固守在冷寂的栊翠庵内。她对宝玉的情感,也 贞烈观中,女子失贞便再无洁净的可能。尤三姐想通过洗 只是遮遮掩掩,欲说还休。相比妙玉,黛玉对生命的追求 心革面重新恢复洁净女子的身份,即便柳湘莲接受,宗族 就要明朗得多,她喜读书、爱作诗、不拘于流俗、不喜奉 社会也不会接受。她的这种改变,注定徒劳无功。
  承,口直心快,敏感多情。她与宝玉自小一起长大,耳鬓 三、最后一击,以死亡完成生命的自我实现
  厮磨、同气相投,早已相互属意,只是宝玉身份特殊,聘 柳湘莲退婚,尤三姐清醒地看到她命运的无可逆转, 妻一事已难成为个人选择,更需服从家族利益。黛玉之生 与其忍辱含悲地活着,不如以死亡嘲笑怀疑,她毅然选择 命,虽如园中芙蕖: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中通 用柳湘莲送给她的聘礼,鸳鸯剑自刎;宝玉娶亲的乐鼓已 外直,不蔓不枝,香远益清,但终究是“世外仙姝寂寞 响起,但新娘不是梦碎的黛玉,与其任人摆布,不如以死 林”,“留得残荷听雨声”。与黛玉犹疑且缺少行动的自 亡偿还前债,于是黛玉“焚稿断痴情”,泪尽而亡;妙玉 我意识觉醒不同,尤三姐是完全主动的自我实现。她娇艳 本想在青灯古佛、空空木鱼中躲避现世烦恼,孰知反陷贼 美丽,像野地里带刺的玫瑰,让贾珍、贾琏欲进不能、欲 寇之手,受尽凌辱,与其苟活余生,不如以死亡回归宁 远不舍;她亦不要母亲、姐姐为她安排终身,自己选定柳 静。红楼三美命运虽各有不同,但都不约而同地在梦想破 湘莲为婿,而且自断玉簪为誓,非柳不嫁,若柳不来,宁 灭时选择了死亡,但这死亡已不是逃避,而是反抗和超
  可断发为尼。 越。她们超越了无法摆脱的现实和困境,而且借着死亡完
  二、殊途同归,一种生命追求的标准 成了对洁净的追求,最终实现了生命的自我超越。
  无论是隐蔽的还是张扬的,外化的还是内隐的,妙 玉、黛玉、尤三姐生命的终极无非都是在追求一种美:洁 参考文献:
  净。贾母曾带刘姥姥去栊翠庵品茶,妙玉亲奉了成窑五彩 [1] 曹雪芹.脂砚斋批评本《红楼梦》[M].长沙.岳麓书 小盖钟与贾母斟茶,谁知贾母吃了半盏便递与刘姥姥,刘 社,2015(9).
  姥姥喝后妙玉便不再收此杯,且说:“幸而是我没吃过 刘雪霞.论妙玉在《红楼梦》中的隐喻意义[J].红楼梦学
  刊,2018(4). 的,若是我吃过的,便是砸碎了也不能给她”,很多学者 黄志婷.《红楼梦》中尤三姐与司琪的形象比较 写 对妙玉此举深为愤慨,认为她本已无处栖身,寄居贾家却 作,2016(8).
上一篇 下一篇

金祥彩票与咨询

金祥彩票 写作指导 职称论文 毕业论文 客服联系方式:
投稿信箱:[email protected]
在线咨询客服QQ:站点合作85782530
在线咨询客服QQ:站点合作82534308
联系电话:18262951856
点击进入支付宝支付(支付宝认可网络诚信商家)
点击进入财付通支付(财付通认可网络诚信商家)
点击进入支付方式---->>>>

金祥彩票 诚信说明

金祥彩票 论文投稿 热点图片

友情链接:凤凰彩票  金祥彩票官网  凤凰彩票  凤凰彩票  凤凰彩票平台  金祥彩票  金祥彩票网  凤凰彩票网  金祥彩票官网  凤凰彩票